長期退縮變成習慣,你愉快嗎?

長期退縮變成習慣,你愉快嗎?

鄭永揚 Andrew Cheng

資深企業培訓顧問、職業治療學理學碩士;具演說魅力,為中港澳公營及商業機構提供專業人才培訓10多年;推廣社區教育,致力將正向工作人生觀植入人心。

More Blogs

職場感想 即場敢說 – 長期退縮變成習慣,你愉快嗎?

朋友A君感覺在公司受了氣,在飯聚上搶著發言:「我公司的文化真要不得,各人只顧自己,從來沒有人關心團隊精神!像這次新上任的上司要求大家將工作重整,說是希望能減輕各人重疊的工作量,但結果大家冷淡對待,現在不單沒有改進,反而令大家的關係更差。」

朋友問:「這與你有甚麼關係?看你如此大反應,不像平常強調自己『看透世事,儘量不參與』的你呀。」

A君再說:「上司要求大家列出手上的常規工作和特殊的項目,然後在會議上互相協調,那些可以經由某個同事兼任、那些需要自己處理。我認為這計劃的本意是好的,也的確有助大家紓解工作量,但部分機心較重的同事卻認定這是上司為了偏袒某些同事的弄權行為,所以表現得很不合作。」

朋友再問:「結果呢?」

A君說:「結果他們不盡不實地報告一些零碎的資料,又隱瞞了大部分的數據,令會議的進度十分緩慢。部份刻意對抗的同事更名言藉此這計劃才是浪費了大家時間的元兇。在不少同事的附和之下,多次會議都在非常尷尬的氣氛下進行。」

朋友問:「這位新上司怎麼辦?」

A君搖頭:「還能怎樣?遇到這麼多頑強的下屬,只好將這計劃延長進行。表面說是給予大家更充分的時間去預備,我想其實他也拿大家沒辦法,所以退讓了。」

有些朋友奇怪:「不就是新上任的上司與下屬鬥法,你到底有甚麼不高興?」

A君開始氣憤:「雖然我有能力獨善其身,但我真的很討厭在這種氣氛下工作,奈何自己的影響力有限,又沒有膽量與大潮流抗衡。」

吐了一輪苦水,大家開始提供意見:「但你在部門工作多年,總有一些人脈和影響力吧。」

A君沉思了一會,說:「唉!我在部門的職位不高,同組各人又非常喜歡強調自己的意見,我一向不善於影響別人。。。」

大家明白:「所以你大部份時間都是人云亦云,我們也明白你認為這種『刻意地不起眼』的生存方式較易處理日常的工作衝突。。。」

A君歎口氣再說:「而且在不同派氣有爭拗時,那輪到我有自己的主張?不怕被他們孤立和排擠嗎。」

我說:「即是為求自保也必須有自己的底線,尤其像你為了逃避在部門橫行的同事,如果只懂退讓,對方只會認為你是窩囊,然後只能被對方牽著走,最後只剩自己不高興。」

有些管理人同意:「看看你新上任的上司吧,要是在這次改革中退縮以求息事寧人,以後他推行的任何項目只會遇到更強的助力。」

A君問:「他還可以怎樣?大家在會議上這麼不合作,硬拼的話大家要是還不就範,丟臉的還不是這位上司?」

其他管理人說:「要當個不被下屬於弄的上司,先要學會評估對手的能力。如果發現對方存心對抗,可以個別處理,再逐個擊破。但首要的條件是確立個別行動的目標和底線,要是如你所言真的失敗收場,更適宜盡早知道自己的處境,再作部署。想當個不被他人擺佈的同事,其實也差不多。」

我說:「你一直以為將問題拖延便是好方法,伯這種延遲表態的行為最大的問題,是你會慢慢地合理化這選擇。所以你到現在還不知道問題出自哪裏,對嗎?其實只要你勇敢一點,以行動表明自己的意願,只是方便工作,不是與對方對抗。」

A君緩緩點頭說:「最初我害怕是因為擔心被排擠,但後來即使對方還未有任何負面的行動,但我已習慣了沒有主見,但長年下來卻不見得愉快,看來我要好好地思考自己在這份工作中的定位。」

你呢?是否因為害怕某些後果,而習慣了預先逃避?

以上內容及資料僅屬個別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www.CTgoodjobs.hk的立場。CTgoodjobs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