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逼不得已學會了察言觀色

我逼不得已學會了察言觀色

業餘空少飛SUN

末代80後,會計系畢業後於「四大」過了接近三年「非人生活」,為尋求傳說中的work-life balance及一圓兒時出書夢而改投航空業過「飛人生活」。以業餘的態度看待空少正職,也以業餘的圖文創作人身份在網上世界混,著有圖文書《飛身到天邊—好做唔做做空少》。

More Blogs

同樣是面對人,面對同事時遇到的問題遠比面對客人的時候複雜,尤其是你的職場上佔9成都是女同事,當中不乏大量比你年長,需要你敬重的前輩。越跟這類型的同事接觸得多,便越會驚歎原來人心可以這麼敏感,可謂沒有最敏感,只有更敏感。有些時候,你不用刻意去做一些甚麼,可能只是一個無心的習慣,已經能夠觸動她們的神經,戳痛她們的弱點。

曾經有次,我需要找航班經理簽署免稅品銷售報告,剛巧另一位同事正向經理報告一位生病乘客的情況,於是經理要我站到另一旁等待。就在此時,機長剛好做了廣播,宣布還有30分鐘便會抵達目的地。我下意識看了一看我的手錶,想要知道實際到埗的當地時間。於長途機上百無聊賴的時候,我們都很常會查看手錶,總希望機上的時間可以過得快一點。怎料此時遠在另一旁的經理注意到我這個動作,認為我是等得不耐煩才看錶。她馬上暫停了跟另外一位同事的對話,嚴詞厲色的問我:「Are you in a hurry? Why are you looking at your watch? Can you please wait for another moment? 」

我照直向她解釋自己只是想查看到埗時間,但大家都明白一個心火正盛的女人會聽,會接受解釋的機會率是多渺茫吧。然後,回程的整個航班你大概也能想像經理面對我的時候是怎樣的態度。

我總認為不需要刻意去討好任何同事,但亦不想平白無故地得罪別人。在機上工作的這些年,我逼不得已學會了察言觀色。在同事面前時會考慮更多到底這樣做會否惹他們不悅,不必要的閒話亦不主動去講。每一言,每一行都變得更謹慎小心。

我猜,一個人的稜角大概就是這樣被現實硬生生削平的吧。

Facebook: 業餘空少飛SUN
Instagram: cabincrewsun

以上內容及資料僅屬個別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www.CTgoodjobs.hk的立場。CTgoodjobs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