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自救】政府補貼$6,000不足夠?碩士畢業紅Van司機︰近半年零收入

【打工仔自救】政府補貼$6,000不足夠?碩士畢業紅Van司機︰近半年零收入

新冠肺炎肆虐,不少行業都受重挫,餐飲業、旅遊業因為疫情關係,不斷出現倒閉和裁員的情況,而運輸業亦牽連甚大,除了有公共交通工具決定縮減班次,亦有司機被迫停工,生活大受影響。雖然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啟動防疫抗疫基金,利用補貼協助指定行業,但對無耐前才入行的紅色小巴 (下稱︰紅Van) 司機公司老闆李凱翔 (Franki)來說,每月向紅Van司機津貼$6,000,依然無助司機維持生計。

延伸閱讀︰【抗疫基金2.0】紅Van司機每月獲補貼$6,000 綠Van每架車有$30,000

碩士生毅然入行 將Payme引入紅Van界
畢業於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再進修交通政策規劃碩士課程的Franki,半年前毅然離開Comfort Zone,利用辛苦儲來的積蓄,開設由荃灣到荔枝角的紅Van路線。為了打破世俗對紅Van是「亡命小巴」的負面想法,對駕駛有種執著的Franki,這半年來堅持以乘客坐得舒適為前題,堅決不超速,全程安全駕駛。憑著自己的理念,Franki儲落不少熟客,更開始提供Whatsapp和電話預約服務,為乘客節省候車時間。

除了善用社交平台,Franki更開始使用八達通和Payme收費服務,目的是方便更多乘客上車落車︰「早年,香港在使用電子收費方式方面,曾領先於其他地方,但隨後已被多國反超前。由於我曾在汶萊工作,亦經常留意世界各地運輸趨勢,因此我參考了外國的新嘗試,將Payme這種電子收費方式,應用於紅Van上。」

因為Franki改變了傳統紅Van的經營模式,吸引到不少年輕人加入其司機團隊,他謂︰「我的團隊平均年齡只有27歲,吸納年輕人入行亦是我創業的其中一個理念,我認為當紅Van司機不應有年齡和性別界限,最重要的是態度和對駕駛的堅持。」

延伸閱讀︰【抗疫基金2.0】失業人士除了領綜援 還可以...

半年來零收入 堅持先為員工出糧
創業從來不容易,Franki這位80後老闆,接連受社運和新冠肺炎的打撃,即使半年來零收入,都決定堅持走下去︰「我是用自己的積蓄創業,但司機們可能本身沒有積蓄,如果他們沒有賺到錢過活,一定不會繼續下去,所以我會先將賺來的錢,分配予各員工,最後有剩下才當自己的人工。」新冠肺炎的確影響紅Van司機的收入,Franki指很多熟客,如學生、老師都不用上學,大部份打工仔都在家工作,所以暫停使用公共交通工具。

當被問到政府推出的防疫抗疫基金,有為紅Van司機津貼$6,000,Franki則表示現階段所有政策未落實,因此司機們仍然未知補貼的方式。不過對Franki來說,與其補貼$6,000生活費,倒不如利用最直接、最公平的方法,補貼石油氣油錢,他說︰「做運輸業有三大成本,分別是車租、油費和人工,要是政府以$1一公升的補貼方式,既幫到司機和行業,又是最公平的做法,哪個司機多工作,就有更多的資助。」Franki又提到司機每日要花近$200入油,工作10小時可能才淨賺$200多元,比最低工資還要低,令大家都感到灰心。

縱使疫情影響紅Van行業,Franki的想法依然正面,在訪問期間不停將「有危才有機」掛在口邊,更不認為社運和新冠肺炎令他失去預算,反而覺得香港是適者生存的地方,充分反映出香港獅子山的精神,同時亦為年輕人平反,不是有資歷、有社會經驗的人才懂得人生哲理,年輕一輩都有拼搏和打不死的精神。

延伸閱讀︰【抗疫基金2.0】一文睇清項目申請方法 涵蓋零售、建造等多個行業
 

⏩⏩  需要請人?立即刊登招聘廣告!  ⏪⏪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刊登招聘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