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程

一程

業餘空少飛SUN

末代80後,會計系畢業後於「四大」過了接近三年「非人生活」,為尋求傳說中的work-life balance及一圓兒時出書夢而改投航空業過「飛人生活」。以業餘的態度看待空少正職,也以業餘的圖文創作人身份在網上世界混,著有圖文書《飛身到天邊—好做唔做做空少》。

More Blogs

或許你在航班上未必會刻意去留意,那些臉上總是笑意盈盈的空姐和空少,就如從事其他各行各業的人一樣,都會有感到疲累、感到難過沮喪、感到迷失、感到意興闌珊的時候。經驗豐富的老鳥總能夠於上班時把那副微笑的嘴臉如同制服般穿戴得穩穩的。但畢竟也是有血有淚的人,只要稍一鬆懈了,負面的情緒或多或少會從眉宇之間透露出來,尤其是在上班前,身穿制服所走的一段路上。又或是於外站酒店中,從房間到酒店大堂Checkout 的一程𨋢中。

升降機是一個有趣的空間,密閉而又寂靜的小斗室中,陌生人盡量maximize互相之間的距離,當中誰都不敢有太大的動靜,生怕會瞬間惹來所有人的注目,所以我們都不習慣於升降機中主動與陌生人展開對話。

但我試過有這麼一次於外站酒店的升降機中,穿戴整齊的準備又要展開十數小時的飛行。當時剛好遇上了一些惱人的事情,再加上於外站留宿的幾天因時差問題都是把自己困在房間不見天日,幾天沒有跟人對話,臉色想必是沉沉的。此時一名外國人踏進升降機內,見我一身侍應裝扮加上大喼細喼,一看便知道我是要準備上班去的空中服務員,開口便問道:「Are you flying back to Hong Kong now? It is tough for you guys to start working this late. 」我也只好笑笑地回應:「It is not our management’s concern. 外國人聽後也只好笑到:「That’s true. Have a good flight!

一句簡單的問候,出於單純的寒喧,或許不足以解決我的煩惱,卻足以「Make My Day」。陌生人的模樣聲音我都忘記得一乾二淨了,但我記得有過這麼一段對話,而且恐怕還會記得好一陣子。

因為這些來自陌生人的善意,對於我這種生活於冷酷大城市中的香港人,份外難得。

Facebook: 業餘空少飛SUN
Instagram: cabincrewsun

以上內容及資料僅屬個別作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www.CTgoodjobs.hk的立場。CTgoodjobs對因以上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Look out for further updates on our Facebook fan page!

We use cookies to enhanc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Please read and confirm your agreement to our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and Conditions before continue to browse our website.

Read and Agreed